2009年12月4日 星期五

爸爸進院的事

11月5日禮拜四我爸進院了。

三個禮拜前,爸爸發現他的手和腳腫腫的,他認為是尿酸,跑去看診所A,
他告訴醫生:「醫生,你看我是不是尿酸?」醫生就去驗尿說是尿酸,給他打了支尿酸針,領了藥就回家。

之後,第三天實在很痛,跑去診所B打止痛針,醫生叫他驗血看是甚麼事情,
他拒絕了(後來我們兄弟姊妹才知道這事,就問他為甚麼當時不驗血,爸說:「我要等我的病好了才驗」)。= =

第五天,手和腳還是腫腫的,有時腫手掌,有時腫手臂,肩膀,腳踝等,他又回去診所A再打一次尿酸針。

過了幾天,爸跟我說他喝很多水很少小便,我想情況很糟馬上叫姐姐載我們去政府醫院看急診,
結果他一直吵說不要去醫院,不要住院甚麼的,後來姐姐打電話勸服他,說姊夫已經在路上了,也不妨去做個檢查。。。

去到Sungai Buloh Hospital因為已經超過辦公時間,他們沒辦法驗,我們只好回來rawang找診所驗,
第二天就驗了,驗血報告等了兩天,說爸爸的紅血球沉澱素比一般高出一至兩倍,白血球又不知道怎樣怎樣,
那間診所的醫生也不知道甚麼問題,寫了封信推薦我們回去Sungai Buloh醫院看專科,去到結果他們說這裡是看專科的,
你們的推薦信沒有寫是要看甚麼專科所以沒辦法看,那邊的醫生又叫我們去外面的政府診所檢查,看看是甚麼問題,如果有必要診所才會寫推薦信推薦我們回來看這裡的專科,那位醫生告訴我們說,這是政府醫院的程序,是有點麻煩這樣。(補充:S.B.醫院不接受外來病人,除非是從急診部過來,不然一定要有診所或其他醫院的推薦信才能入住。)

去到政府診所,醫生要爸爸驗血和量血壓,才發現他身體的血只剩下3-4成血,一般我們身上的血是12-15g,而爸爸只有5.5g。而且血壓超低,醫生也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他說要麼等明天,等他的上司(更專業的醫生)回來,我們再檢查一次,要麼就進院讓醫院的醫生檢查,不過他認為我們應該接受緊急輸血,如果再拖恐怕不妙。

我們先去吃個午餐,去姊姊家準備進院的日用品再通知所有家人就去進院了。進到急診部Doctor Chow告訴我們爸爸是內出血,要馬上住院和輸血。。。這時才發現,爸爸的血型是最珍貴的那一型-->O-(O negative),Doctor Chow到處幫爸爸找血,找KL,找Klang找找找,總共找到3包,加上S.B.醫院自己的一包,全部有4包。剛剛說過了,我們人體的血正常來說是12-15gram(克),一包血是1g(克),爸爸本身有5.5g,4包血4g,加起來9.5還是不夠。
搞了一個下午,我們才順利「住院」,在推進病房前,我們先去照胃鏡,由於下午我們想著要住院給爸爸吃了很多東西(哈哈!真是無知婦孺XD),因為這樣照胃鏡就照了很久。照胃鏡的馬來醫生Doctor Hasshim說是十二指腸潰瘍,也就是那裏破了個洞,照胃鏡的時候醫生可以很清楚的從那個洞看到外面的血管,因此他判斷爸爸內出血是腸胃在消化蠕動食物的過程經過十二指腸潰瘍的地方摩擦到血管爆裂,血隨著大小腸消化吸收使血消失於無形,讓人不察覺自己身體有毛病(但其實會反映在糞便的顏色上,那就是糞便呈深黑色。爸爸已經排了兩三天的黑便,因之前有個阿姨介紹他喝排毒產品,爸以為排黑便是排毒造成的)。Doctor Hasshim診斷了之後,我們正式住院,而且晚上還要再照一次胃鏡。

全家只有我一個沒工作,當然是我留下來照顧陪伴爸爸囉。我在那邊左等右等上等下等,都等不到照胃鏡的通知,去問實習醫生(這裡除了高層的專業醫生以外,都是實習醫生),他說因為我爸的血型很難找,目前醫院手上只有4包,扣掉正在輸血的一包,只有三包,他們擔心如果現在照胃鏡會有風險,可能性包括:
1.照胃鏡時意外摩擦到血管,使血管流血不止,到時就必須馬上動手術,若動手術則必須要有10包血才能滿足人體血的需求量。
2.他們希望能「夾著」該血管止血,但如果夾得稍微用力了些,血管一定會大量出血抑制不住,同樣也要進行緊急手術,同樣需要至少10包血。

因為血型的關係受到很多限制,他們也不敢亂動爸爸,暫時只能先輸一包血、吊點滴、讓胃裡的食物消化、觀察他當晚的血壓是否穩定、正常,如果這晚的血壓不正常,事情就大條了。第二天早上6,7點就睡醒了,在醫院好難睡喔,只有一張硬硬的椅子,睡的腰酸背痛。。。嗯,大約7,8點他們一堆醫生有個報告會的東西,由兩個高層醫生--一個印度醫生和Doctor Hasshim帶領部屬醫生一張一張病床進行報告、討論,上司問問題,小的醫生present。輪到我們,Doctor Hasshim說早上會再照一次胃鏡,之後便去接聽電話了。接著,另一位印度醫生開口了,他對著在場的實習醫生開玩笑說,你們有沒有人是O-血型的趕快捐血喔!他又轉頭問我,我們家屬有沒有人是O-血型的?我說我們兄弟姊妹都沒有。他又問,那你們去問問病人的兄弟姊妹和他們的孩子有沒有這種血型,因為你爸現在很需要這種血,你趕快去問看!
實習醫生當中,有個雞婆華人Koh醫生翻譯給爸爸聽,說完他們就去下一張病床了。

我很清楚爸爸的狀況,出血就完蛋了,但我唯一不清楚的是,醫生現在的策略是拖延照鏡的時間(同時一邊找血),相比起他們一直說怕他出血,那不出血的可能性有多大?你們手上不夠血,除了要我們家屬去找血之外,你們還有甚麼應對的想法?相信我,醫生不會跟你討論這些。

我馬上打電話給媽媽,請他轉告所有的親戚找這型血,然後再去問醫生甚麼時候要照胃鏡,好讓心裡有個譜甚麼時候是deadline,又是那個雞婆Koh醫生,他說最晚早上10點。
OK,十點,現在是8:30am,意思是我們還有一個半小時。我又打給二姐和大姐,大家一起找血。陸陸續續,我這邊得到一些訊息:「沒有人有這種血」、「聽說某個地方全家人的血型都是O-」(這個聽了真令人鼓舞,但後來去找原來是誤傳)、「找到一個O-協會,但聯絡不上」、「找到一個,但那人不願意捐」等等。後來我想起營的媽媽好像曾經說過rawang有一個人車禍需要O-血型的,趕緊打給營請他幫忙問,問了之後原來是我記錯,後來營請春榮幫忙,問到梨媛的同事Ms. Azura是O-血型且願意請假從kajang趕來S.B.醫院捐血,真是太高興了,但由於一個人只能捐1g,我們還要繼續找。我去問一個女醫生,如果找到人捐血要帶去哪裡捐、怎麼捐,他說:「來我們這裡捐」。

繼續找人ing。。。我打了三通電話,打給睿真、籽翔、榮少,我知道我的時間不多而且沒辦法一個人處理太多事,所以找了這三個人。找睿真是因為她的熱心,我知道她一定會幫我很多,謝謝你姐!找籽翔和榮少是因為你們都在媒體業工作,或許可以開拓詢問的範圍。謝謝你們!

後來睿真幫我們找到小學同學德耀,他是O-,常常有很多人找他捐血,而他也願意遠從klang搭車來捐血,真的謝謝你!後來我們的親戚認識一位醫生,醫生那邊介紹了Uncle Lee和一個外勞,而他們也願意捐血,尤其是Uncle Lee放下所有的工作,之後還打過電話問候我們,真的謝謝你!

姑姑的女兒靜儀也是這血型,遠從seremban趕過來捐血,謝謝你!還有二姊夫找到的朋友,但不是我經手的不知道是誰,還是謝謝你!

後來我才知道我們曾經傳過簡訊找血,也有人幫我們PO在BBS和FB找血,謝謝你們的熱心!


謝謝每個幫助過我們的親戚、朋友,不管認不認識,我都當你們是朋友了:)


嗯,別小看這幾段文字喔,這可是我們從早上忙到晚上的結果喔!讓我繼續把故事說完吧。
我們第一個確定要捐血的是Ms. Azura,他約下午一點就到步S.B.醫院,是我二姐從火車站接她進來的,二姐還載了一個Uncle來捐血,但是經Azura問起他才知道原來是O-血型不是O型,他匆忙看簡訊忽略了「-」字,擺了個烏龍,但還是很感謝他來了一趟,人真好!接下來,我們準備帶Azura捐血了,醫生要我們帶Azura到G樓的捐血中心捐血,可是去到捐血中心他們卻不讓我們捐,他們說沒有醫生的批准是不能捐的。又回來病房問醫生,剛好雞婆Koh醫生也有在,他寫了封信,蓋章簽名同時打了個電話去捐血中心報備(此舉是他做過最對的事XD),結果如何呢?大家是不是很緊張呢?XD

結果,您親愛的政府醫院捐血中心說:「我們今天的設備做不到,沒辦法幫他們捐血。」Koh跟我們解釋說:「平常都可以的,但不知道為甚麼今天不可以?」

試問你聽了之後會有甚麼感覺呢?

第一:是你們叫我們找血來這裡捐血的。
第二:為甚麼每天都可以捐,只有今天不可以?
第三:如果現在真的有事發生,有甚麼後果誰負責?誰擔當得起?
第四:你是甚麼爛鬼政府醫院!

真想罵幹!

後來Koh醫生叫我們去Pusat Darah Negara(國家血庫中心)捐血,說了詳細位置,大堂哥便載二姐和Azura去捐血了。到步後,說要捐血給我爸,正要捐的時候突然走出一個高層說:「你們不能這樣捐的,不能通過這種程序捐血給指定的人,這裡是公共的捐血中心,只要任何人有需要這包血,我們就會給他。」二姐生氣極了,跑來跑去,醫生要我們做甚麼我們都做了,結果卻被耍來耍去,我們家不是常常有人內出血要捐血的,我們沒有經驗,我們不懂程序,我們鬼知道去到醫院卻不能捐血,我們鬼知道醫生叫我們去P.D.N.結果也是不能捐血,我們鬼知道原來是不能捐給指定的人,我們鬼知道這麼緊急的事情原來背後是有程序的,而沒有一個醫生好好告訴我們。二姐就打電話給在醫院的媽媽,叫他把電話給任何一位華人醫生聽,好死不死,媽媽找到Doctor Chow,他就是在急診部和幫我們很努力找血的醫生,剛好早上到下午發生的事情他完全不知情,因為早上他去準備長達6小時的手術,根本不知道我們這邊發生甚麼事。但是卻被罵XD,但是他修養好,不受影響,他跟上司了解情況之後有跟我討論,這之後再說。如果你不是當事人,你應該不太明白我們的感受吧!後來也是因為Azura剛過經期身體本身處於不夠血的狀態而沒辦法捐血,我們只好返回S.B.醫院。弄一弄回到來S.B.醫院已經是下午3:30,我看到早上叫我找血的印度醫生,他主動問我P.D.N.那邊發生甚麼事,我說他們不讓我們捐血,他問不讓我們捐血是甚麼意思?是拒絕捐血還是不讓我們指名捐血,我說是後者,結果他竟然說:「他們是這樣的。」幹,你不早說!醫生應該要把知道的事情告訴我們的吧,好了,現在我們做完了,徒勞無功回來,你竟然說「他們是這樣的」,那意思是甚麼呢?意思是你早就知道不能捐嗎?真是氣死我了!那時候,我們已經抱著不捐血了的心態,因為根本不能捐!但是還有幾個人正在路上趕去捐血,一是從巴生來的德耀,二是從森美蘭來的表妹靜儀。這下怎麼處理呢?補充:那位高層印度醫生又跟我們說:「你爸爸現在是一個計時炸彈,他的血管隨時會爆!」一邊又不讓我們捐血,一邊又嚇我們情況有多嚴重,現在是要我們怎樣?!拿病情來嚇我們不如給我們正確明確的指示!

Doctor Chow剛處理好隔壁病人的手術,他過來找我了解狀況(我叫他一有空就來找我)。他是我這段期間最信任的醫生,雖然才畢業開始實習半年,但他實力堅強,加上努力和中懇的意見,我想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是我們一群家屬在當傻瓜,還是醫生和家屬溝通不良,還是政府機構太爛?我很想知道到底我們在忙甚麼、為了甚麼而忙?嗯,首先,他已經清楚整件事的發生和經過,他跟我解釋說:「其實,給爸爸的血算是夠的,昨天找到的三包血,加上S.B.醫院本身的一包血,今天P.D.N.又願意再給我們兩包血,這已經是全Selangor的所有O-血了,扣掉昨晚輸的一包血,現在我們手上有5包血,可以說是夠了,而且昨天晚上我們一直有注意你爸的血壓,都在正常水平,你爸現在的狀況OK。」
我問:「如果現在的狀況是OK的話,我們現在還要不要找血?」
他說:「現在我們手上的O-血是全Selangor的,那位印度醫生(他的大上司)是以防萬一,如果你爸的狀況有變需要血,我們緊急的時候就再也找不到血。所以他要你們找血是要讓血庫有足夠應付的血,P.D.N.是一定不能指定捐血給誰的,但是如果你們找了5個人去捐血那他們那邊就會多5包血,萬一我們有緊急需要的時候,我們還有那5包血來應付,目前他們那邊只有最後的2包血,因為你爸的狀況現在沒有很緊急,他們是一定不肯給那兩包血的,所以你們去找人捐血是以防萬一,現在我們還沒有照胃鏡,不知道裡面的情況怎樣。」
他認為我們有的那些情緒都是因為我們的心,但我卻認為是這些爛鬼政府部門的爛鬼規定爛鬼系統,還有那些死人醫生的態度和表達方式。Doctor Chow他也無奈的點頭認同,哈!

嗯,我們又繼續找人去捐血囉,找到Uncle Lee和外勞去捐,那時候已經差不多下午5點了,正式步入黃金塞車時段。德耀靜儀Uncle Lee和外勞去到那邊已經很晚了,補充:我們總共捐了4包血,即德耀靜儀Uncle Lee和二姊夫的朋友,有去的那位外勞由於體重太輕沒辦法捐(他一整個很失落,因為他們很多都靠賣血賺些許外快),之後大家各自被載回家,比較近的,會到家都已接近九點,像德耀靜儀住得很遠,回到家相信都快11點了吧>"<

傍晚6點多爸爸推去照胃鏡,照了一個多小時,很久。。害我一直在外面很擔心。。。Doctor Hasshim出來跟我們解釋說,他們已經把出血的血管燒掉,是的,燒掉。我也不是很明白,反正就是燒掉讓他停止出血,但因為那血管是很微不足道的小血管,醫生說燒掉不會有甚麼影響的。

推回病房他們用儀器輸入藥液修補潰瘍的洞,捐血的事情就正式告一段落了。接下來就是一些住院的事,由於篇幅太長,怕各位年輕人心浮氣躁看不下去,又怕老年人老花眼越看越朦朧。血型的報告就先寫到這裡囉。

找血的事我學習到,
一:要認真看待每一封求救簡訊、email。
二:有人有需要的時候,一定要及時伸出援手。
三:要懂得感恩。
四:放聰明一點,跟政府部門的人溝通,要更容易看到每件事情的重點、疑問。
五:處理任何事情,尤其是情緒、緊急事件,一定要像個大人,處理得當。(ps:這裡的「大人」,不一定是用年齡界定的,因為有些「大人」其實並不很「大人」。)
六:心臟要夠強,不然很容易被嚇死或耍死XD

最後,要用這篇文章讚美神。
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的,耳朵未曾聽見的,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前2:9)

10 則留言:

麥仔 提到...

看完,一整個火滾。

之前我家人也是有過類似經驗,
也是政府醫院。

最受不了的,我想你也明白
就是以下這句
“便宜嘛,所以就是這樣的咯”

我草泥馬的bolehland 跟bolehlers.

最後溫馨一句
人沒事就好。

駱駝 提到...

娃賽!你竟然看完?!我還以為不會有人有耐心看完呢,哈~

是阿,我們從來只會忍,忍到最後我們得到甚麼?
只得到別人一句:「是這樣的啦!」、「不然可以怎樣?」

有時候是氣那些部門和那些部門人,但有時候更氣的是身邊所有說以上兩句話的人。歐陽文風的「不要只怪政府」真是寫進我心坎!難道我們真的不能為我們、為這個時代改革些甚麼嗎?我說的改革,不一定就是反政府、反那些鳥人,而是反我們這種人的心態。你懂的。

政府醫院是很便宜囉,別人去私人醫院少說都是十千八千,千千聲的。我們這次包吃包住包照鏡,6天6夜Sungai Buloh Hospital遊兩個人才200多塊,抵到爛。

我弟的朋友多年前打籃球右腳骨折,也是到政府醫院,醫生馬上動手術,接骨打石膏還送拐杖很大陣仗,付錢的時候他們一群中學生怕得要死,怕醫藥費太貴付不起,去到櫃檯結帳,才1塊錢!(台幣1元)這是政府醫院最大的好處!是人民之福!Malaysia Boleh!!!

亞欣 提到...

我想醫院這種事都看多了, 都以為病患家很聰明, 我們又不是幹這行, 哪知道那麼多程序

醫生應該跟家屬說清楚的, 很多時候醫生都會帶著專業的傲慢,實在讓人厭惡

不過馬來西亞公立醫院,真是便宜啊,

waterflow 提到...

我也看完了
辛苦妳了
真捨不得

名师安娣 提到...

所以我有医疗福利,都不到政府医院,没病死,都气死!但是如果你认识里面的人,就不同了!

Derick 提到...

政府醫院就是這個狗樣......什么爛程序.
現在你老爸一切ok嗎? 你也要照顧自己哦.

Seven仔。些运仔 提到...

嗯,其实之前一直忙,一直忙,口口声声说是你的老死,但是却完全不知道你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有点很过意不去,但是毕竟事情已经过去,说什么也没用,但是你爸爸没事就太好了。

政府医院的每个程序我想都做好了自己的编排,只是我们当事人的情绪都比较着急,加上他们的人都不善于表达,难免会生很多事,但是那个DR.Chow真的很好人。

风无常,
云无相。

駱駝 提到...

樓上幫風雲2打廣告阿

画眉鸟 提到...

马来西亚的政府部门真的都这样
无论什么部门都一样

不过
很庆幸的是
上次我弟弟的老婆生了孩子心脏出了问题而进了HKL的ICU,那里的医护人员都很好。

无论如何
最重要是病治好就OK了 ^^

Seven仔。些运仔 提到...

没有啦,最近突然觉得人生无常的感觉很浓烈~